4.该进剧情了(1 / 3)

巴巴鲁斯的一处无名山坡。

哈迪斯站在原地,紧紧地盯着苍白雾中的那个身影,有一瞬间,他感觉他们对视了一眼,即使隔着浓雾,那个瘦削高大的人也死死地盯着第一次见到的同类。

.

亚空间里花园的主人正不满地嘀咕,祂精心熬制的命运刚刚似乎冒出了些不和谐的味道,但这种味道转瞬即逝。

祂咕哝着伸手挠了挠下巴上的脓疮,黄白色的脓液爆了一手,这使祂的心情好了一些,可能刚刚令祂讨厌的味道只是一个噩梦的错觉碎片吧。

祂继续搅动着自己的坩埚,数不可数无穷无尽的曼妙的疾病和瘟疫在里面舞蹈歌唱,赞颂着祂的仁慈。

祂会得到祂想要的。

.

四神的舞台上似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但很显然这位客人的第一次出场并没有什么观众。

.

蓝色的身影一声嗤笑,等等,真的没有观众吗?

.

哈迪斯犹豫了一刹,但他不打算直接喊话,傀儡们还在赶来的路上,时间还来得及,他转身和提丰救出了车厢里剩下的人。

一是救人,二是利用这些人做掩护,让他们拖延傀儡。

哈迪斯有些阴暗地想。

大部分人注定活不下去。

人们都跑出来了,提丰发现了莫塔里安的城堡,他慌不择路,疯狂地跑向那个城堡。

在他的带领下,人们也开始往那处堡垒跑去,他们大部分都没带防毒面具,在这种海拔的室外根本活不下去。

人群开始向城堡移动,那些没什么脑子的傀儡们也改变了移动轨迹。

哈迪斯则趁着混乱,悄咪咪地退回了货车的后侧,他抓着弩,开始瞄准。

他相信他的防毒面具足够抵御这里的毒气。

那些傀儡们跟过去了……好几次哈迪斯找到了足够一击爆头的机会,但他并没有那么做……时机,他在等待合适的时机。

像是原著那样,提丰开始冲着莫塔里安喊话了,

“你是谁?”

他半是呜咽半是哀嚎地哭喊道。

“高高在上,隔岸观火?你明明看到我们了!你明明能帮我们的!”

跑得快的傀儡们已经开始试着攻击提丰了,这个领头羊很明显陷入了一场苦战,他形单影只,挣扎着在泥泞的地上挥舞着一把生了锈的匕首。

其它的人们,有的已经被毒气毒倒,昏迷地躺在地上,等待他们的只有死亡。

剩下的则和提丰一样,陷入了和傀儡们的作战,但缺乏战斗经验的他们很快都被撕成了碎片——

提丰也很快被击倒了,他的灵能天赋只够他多撑一小会儿。

围攻的几只傀儡围住了提丰,看样子打算把他的四肢扯下来。

哈迪斯瞄准,但他迟迟不扣扳机,他在等。

等莫塔里安决心反抗,等莫塔里安决心救下提丰。

否则他们一个都逃不掉。

“救救我们!陌生人!!你明明可以帮我们的!!”

哈迪斯知道莫塔里安现在心里在做着及其激烈的思想斗争。

.

.

几声枪响,傀儡们应声倒地,堡垒那边的人影手中举着一把火枪。

成了,哈迪斯的嘴角勾了起来。

见到莫塔里安举起火枪帮助人类,驻守城堡的傀儡们发出来愤怒的咆哮,它们是莫塔里安的手下,亦是他的狱卒。

它们纷纷拿起武器,冲着莫塔里安冲去。

而捕奴队的主力也对准了莫塔里安。

莫塔里安从高耸的垛口上跳下来,原体重重地落地,竟然掀起了一场冲击波。

他抽出一条长长的铁链拧成的长鞭,挥动着长鞭,虎虎生风,每一次鞭打都伴随着碎肉和血雨。

莫塔里安疯狂而又冷静地穿梭在傀儡群里,他像是孤狼压制着羊群一般,每一次奔跑穿梭都在分割傀儡,把它们分成更小的个体,然后撕碎。

一开始傀儡们还能靠着数量压制莫塔里安,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场战斗逐渐变成了一场单方面的混乱屠杀,莫塔里安明显杀红了眼,不顾一切地进攻着,他甚至放弃了一部分格挡的机会,来换取更多的厮杀。

比起乱杀无双的莫塔里安,一旁的提丰则相当吃力,他紧捂着防毒面具,只手持刀,抵挡着袭击他的傀儡。

而哈迪斯此时则躲在货车的位置放冷箭,没有傀儡的针对意味着珍贵的上箭时间,哈迪斯尽可能地瞄准射击,为两位前线近战的战士们提供辅助。

飞矢无言,箭箭爆头!

他成功击杀了三只想要跑过去偷袭提丰的傀儡,又多次打穿了想要进攻莫塔里安的傀儡们,为莫塔里安更好地进攻而不是防守提供了机会。

最新小说: 末日游戏:我能窥见幕后 熊学派的阿斯塔特 怪猎:猎人的笔记 什么叫红温型上单啊 魔帝本纪 网游:戮神 全球怪物入侵,开局二郎神护体 长城守望:我携武庙镇守龙夏 神农道君 篮球少年,从灌篮炸框开始闪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