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是路人,就别立flag(1 / 2)

巴巴路斯,莫拉瓦山,山顶。

据他们逃出来已经七年了。

这七年里,靠近领主们地盘的小村子海勒隘口早已被攻陷,而以莫塔里安为首的反抗军们则转移到了北侧平原上的新据点。

名为死亡守卫的反抗军在有条不紊地一步步发展壮大,最初,他们只是组织起反抗夜晚袭击的部队,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慕名加入他们的村民越来越多,他们很快将这个新据点扩展为了目前最大的人类领地。

除了在夜晚组织的被动防守,反抗军们也开始尝试着在昏暗的白天里主动出击,歼灭人类活动领地附近的野兽和小领主们。

而现在,拥有大量精英战士的死亡守卫们甚至针对领主们发起了进攻。

.

.

.

哈迪斯握着镰刀站在一处偏僻的上山小道上,他身旁站着个全身武装,端着火枪的妹子。

妹子全身上下捂的严严实实,以隔开巴巴鲁斯上的毒雾,但凹凸有致的身材和披下来的黑色长发让人能看得出来她的性别。

几绺黑发从防毒面具旁垂下来,妹子时不时举枪射击,随着枪声,小路远处那些向下逃的傀儡脑浆四溅。

哈迪斯无言,他侧刀前进,刀光骤起,那些中了一枪却仍然摇摇晃晃跑的傀儡也终于倒下了。

“上面的战斗应该快结束了。”

哈迪斯耸耸肩,跑下来的傀儡们越来越少了,这证明反抗军和领主德莱的战斗快结束了。

“又一个暴君要为他之前的暴行负责了。”

哈迪斯回头,即使戴着防毒面具,也能看出来妹子在微笑,为了即将到来的,又一场胜利而微笑。

哈迪斯愣了一下神,

黑发妹子叫赫瑞拉,是哈迪斯在战斗中的搭档。

很久之前,在他们还没转移据点的时候,在一次村庄保卫战里,哈迪斯一镰刀砍掉了吃了她父亲的脓包猎犬的脑袋,救了她的妹妹。

这之后,只有她愿意和哈迪斯组队战斗。

只有她。

.

其他人总是不愿意跟哈迪斯一起行动,他们有的甚至对哈迪斯有着莫名的仇恨。

对此,哈迪斯完全不知道为什么。

他也不是战斗技巧太烂,拖别人的后腿啊,他的一手镰刀使用的出神入化,除了打不过莫塔里安,哈迪斯完全有信心自称自己是耍镰刀最强的。

除了他没办法使用枪和其他一些稍微带点儿科技的武器,这或许导致了他战力下降。

不知道为什么,这些武器一到哈迪斯手里就出毛病。

当哈迪斯搞坏了第七把莫塔里安递给他的好枪后,莫塔里安黑着脸给了他把不错的镰刀,

“你还是去近身搏斗吧。”

(不可接触者导致的机魂不悦)

但他打近战一点毛病没有啊,为啥不愿意和他一起行动啊?

不光如此,据点里的其他人还总是不愿意见哈迪斯,即使他们完全欢迎爱戴莫塔里安。

虽然提丰因为是异形和人类的后代也不怎么受欢迎,但哈迪斯比他惨多了!

为了躲避这种莫名的不欢迎,哈迪斯只得住在据点最偏僻的一处小房子,平时除了莫塔里安和赫瑞拉,都没啥人找他。

连提丰都不找他了!明明当时是他们仨领导的反抗军!

“抱歉,哈迪斯,我只是……总感觉你不顺眼。”

是不是自己嘴太贫了,得罪人了?还是他本来就不讨喜?

哈迪斯承认他是为这件事情小小地苦恼了那么一会儿,不过之后他就瞬间释然了。

虽然有的时候他也会做梦,跟着莫塔里安打反抗,做个高级将领然后领导人们什么的。

但说句实话,哈迪斯不是这种对世俗权力,众人爱戴疯狂的人。

他就是个死宅,喜欢自己一个人待着,无拘无束地做点自己喜欢的爱好。

所以这样也挺好的,没什么人找他麻烦,而大家都看不惯他,莫塔里安也不好给他安排一些管理类的工作,他就自己一个人搞搞研究,比如继续他防毒面具的研发,和在纸上画些机械草图——虽然他一碰机械就出事儿,但他设计出来的机械可是很靠谱。

战斗的时候也就是找个偏僻的地方,拿把镰刀和赫瑞拉收收残兵败将什么的。

没有激烈的战斗,只有休闲的摸鱼。

战斗快结束了,还能偶尔和妹子聊聊天儿啥的。

对此,哈迪斯表示——

真爽。

没啥怪物往下跑了,哈迪斯走回赫瑞拉身旁,把镰刀往地上一戳,靠着腰就是唠。

“这场也打挺快啊,本来以为拉扎尔很难打来着。”

“这家伙之前的情报里好像是很精通巫术来着。”

精通巫术的

最新小说: 什么叫红温型上单啊 怪猎:猎人的笔记 神农道君 末日游戏:我能窥见幕后 全球怪物入侵,开局二郎神护体 网游:戮神 长城守望:我携武庙镇守龙夏 魔帝本纪 熊学派的阿斯塔特 篮球少年,从灌篮炸框开始闪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