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不可接触者?(1 / 2)

在成功击杀异形领主拉扎尔后,哈迪斯难得的啥也没干,只是躺尸摆烂,咳咳,不是,是躺着积极地愈合伤口。

除了几处砍的比较深的伤口至今还有点发绿发黄没有愈合,其它的伤口已经止血结疤了,此外被巨力震得些许骨裂的双臂和手恢复地也很好。

刚结束完战斗的哈迪斯基本上就是fve,自理能力归零,在莫拉瓦山上,是莫塔里安把他抗下来的。

之后他就被扔到领地里的集中简陋医院里了,不过与其说是医院,不如说它也就是个大谷仓改制的放置伤员的地方,经过医疗训练的村民们会在每天的农活干完后义务轮换值班。

哈迪斯理所当然地被放置到了一个小角落里,毕竟之前人人看见他都烦。

虽然每次人们都下意识地厌恶他,但那些责任心爆棚的医务人员们还是很细致地为哈迪斯治疗。

赫瑞拉担心哈迪斯不会得到更细致的照料,之前还来看望过哈迪斯几次,每次来都带了她自制的“小点心”——

哈迪斯也很好奇,巴巴鲁斯上的资源匮乏,平常人们能够使用的食材相当有限,大部分都是小麦和白玉米,而赫瑞拉是怎么做到每次用这么简单的食材,做出如此极致而每次都味道不一样的食物。

在哈迪斯大部分伤口都愈合地差不多了以后,赫瑞拉就干脆把哈迪斯接到了自己和妹妹的小屋,二人轮流照顾哈迪斯。

哈迪斯本来在简陋医院里已经快恢复了,但赫瑞拉家的食物让他不得不又多花了几天完全恢复清醒意识。

当他手和手臂上的骨裂好得差不多时,他第一时间就逃离了这个是非之地。

当然,走之前哈迪斯给赫瑞拉家下了一次厨,他看见赫瑞拉妹妹吃得都快哭出来了……

别虐待你妹了……

.

.

.

在返回自己偏远的小小屋后,哈迪斯简单收拾了一下,然后坐在工作桌前,开始沉思。

之前养伤的时候自己也简单地进行了推测,但无奈于贫血和中毒(后期是食物),自己一直没有再次整理自己目前的情报。

这次跟领主拉扎尔的作战,让哈迪斯意识到了什么。

哈迪斯无意识地用手摸着下巴,或许之前自己一直忽略了自己的特殊体质,而仅仅把它归结于自己的性格不佳。

但,有没有一种可能,哈迪斯,是一个不可接触者?

目前对着一结论最有力的直接证据就是在与异形领主拉扎尔作战时它突然削弱的灵能,以及灵能的突然消失反噬。

如果他是一个不可接触者,那么很多事情就变得水到渠成了——为什么人们下意识地厌恶他,尤其是灵能者提丰对他的厌恶十分明显

——为什么他一碰复杂一点的机械设备就会导致其的报废。

答案很简单了,他是个不可接触者。

但为什么在他还小的时候,这一不可接触者特征没有显现呢?难道是因为这种体质会随着自己一起成长吗?

哈迪斯闭上双眼,仔仔细细地重新回想和异形领主拉扎尔的战斗场面,一帧一帧的画面在他脑中浮现,他一遍一遍地回放这些画面,一遍一遍地回放……

那些飞溅的血液,那些劈啪作响的白色闪光,那发着诡异荧光的石头。

然后,他“看到”了!!!

记忆中的画面突然开始像褪色的老旧画片般迅速失真,以那个诡异石头为中心,哈迪斯的世界正在褪色,坍塌——

他突然又站在了莫拉瓦山上的蜿蜒小路上,领主拉扎尔扭曲地朝着他怒吼,一切都像是慢动作一样,他看着周围的一切都在变暗,变得黑白——

除了那噼啪作响的灵能巫术白光,和那块浮现着绿色不详气息的石头,

以及在绿色石头下面,突然浮现出的另一簇火苗。

最终,包括感官一切都消失了,理性好像也被钉住,哈迪斯无法思考,仅凭本能。

哈迪斯感觉自己漂浮在虚空中,似乎在他空间的正前方存在着什么诱人的存在。

他想要迈过去去够那些存在,但他发现自己好像动不了了。

但那些东西……很诱人,哈迪斯感觉自己就像个空虚的黑暗裂缝,他需要一些那些光芒。

他像个溺水的人一样努力地去抓。

不知过了多久,随着哈迪斯逐渐将意志集中在感知到的光芒上,他的位置改变了——他感觉到了自己在变形。

他感觉自己向前延伸出去了,那些光芒似乎在颤抖,在尖叫——它们在恐惧,但哈迪斯没有感官,所以它们到底真的有吗?

哈迪斯先是顺利地淹没了那个正在闪耀的白光,然后他贪婪地驱使着自己向着那个发着绿色光芒的方位延伸着自己。

但他靠近后,他才意识到这块石头身边漂浮着一些细小的碎肉腐块,脓液悬浮在虚空。

最新小说: 末日游戏:我能窥见幕后 熊学派的阿斯塔特 怪猎:猎人的笔记 什么叫红温型上单啊 魔帝本纪 网游:戮神 全球怪物入侵,开局二郎神护体 长城守望:我携武庙镇守龙夏 神农道君 篮球少年,从灌篮炸框开始闪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