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迷雾之中(1 / 2)

巴巴鲁斯,南部沼泽,摩立特村。

哈迪斯到达南部的第三年。

.

莫塔里安站在这个破破烂烂的老院子里,用手托着他面前这个正要下跪的男子。

这个男子驮着背,又老又瞎,他的一只眼是雾蒙蒙的白色,另一只眼里则充满泪水。

莫塔里安在这只眼里看见了许多,害怕,不安,感激......各色情绪掺杂在一起——这个男人简直要哽咽起来了。

“不许跪。”

莫塔里安轻声道。

“你们被奴役了太久了,这种情况早该结束了。”

他看向院子里这些勾着背,哆哆嗦嗦的人们,提高了些许声音。

但即使如此,莫塔里安的声音也如同微风中的游丝。

“我给你们指一条新的道路。”

“加入我们吧!如果你们没有武器,那么我们就为你们锻造,如果你们没有盔甲,那么我们就为你们打造,站起来吧,各位!”

“没有必要再害怕巫术了!”

“加入我们吧。”

.

.

人们惊恐地听着这个陌生人的一切,他是那么地高大,高大又瘦削,像是风中飘摇的死神。

他的话语仿佛充满魔力,每句话都充满了振奋人心的力量,但他的语气确实那么地轻柔,像是夜晚母亲曾哼唱过的夜曲。

但是——这里大部分的人类已经被恐惧完完全全地压倒了,他们被碾碎了,他们屈服了,他们彻底无法思考那些更遥远的事情了。

即使这个陌生人的话里充满了希望,但是,对于遥远的未来,对于改变,对于离开,这里的人已经没有记忆了。

领头的那个男子——他叫雷根,他小心翼翼地抬头望向这个托着他手的陌生人。

那双琥珀色的眼睛也认真地望着他,望着一个丑陋而渺小,被恐惧完全占据的人。

“大人,感谢您,我们对您是如此地忠心耿耿......但是,但是这里的田地必须被重新种植。”

他畏缩地耸了耸肩,仿佛光是拒绝就要受到残酷的惩罚。

但是并没有,什么都没有发生。

那双手还是轻柔地捧着他,那双眼里没有任何鄙夷和嫌弃,他只是认真地看着他,然后看向雷根身后的那群村民。

然后他放了手。

“好的,选择已经做出。”

他点了点头,重新戴上了自己的兜帽。

然后他拿起镰刀,转身离去,消失于迷雾之中。

.

.

莫塔里安站在迷雾里,看着那个年轻人磕磕绊绊地在有毒的迷雾里奔跑。

而离村庄越远,毒气则越致命。

在他离去后,这个年轻人离开村子,顺着莫塔里安故意留下的镰刀印追了出来。

来吧,让我看看你的决心,你的坚韧。

莫塔里安静默着。

迷雾的另一边有了一点颤动,莫塔里安扭过头撇了一眼,就又恢复了最初的姿态。

是他啊,确实好久没有见面了。

莫塔里安一面观察着那个年轻人,思绪一面沉浸到过去......

现在北方的大部分据点都已拿下,除了靠近养父纳克雷那片区域,别的北方领主皆被斩杀。

而北方的主据点正在抓紧生产和巩固领地,关于他养父纳克雷的进攻,则需要再等等了。

但目前死亡守卫的进度也远远快过了莫塔里安原本的预期。

而导致进度快的的关键,就在南部。

原本莫塔里安仅仅是派出先遣军,让他们尽可能地保卫当地人民,组织武装反抗。

但先是哈迪斯一人拖住了南方领主们的袭击,为提丰他们的合作其他村庄提供了基础。

之后,在哈迪斯的帮助下,提丰他们又获得了火炮,攻城锤等武器的制作技术。

靠着远距离重火力的辅助,这支死亡守卫先遣军也成功主动进攻并占据了领主们的领地。

在死亡守卫的战斗中,南部剿灭领主的任务异常地顺利,他们甚至不需要莫塔里安的帮助。

这次莫塔里安过来,也只是为了视察南部的这支死亡守卫,顺便看看有没有什么自己能做的。

但在他听完提丰的汇报后,意识到提丰比自己想象中地还要称职,他率领着死亡守卫们顺利解放了南部大部分地区。

而现在,只剩下最后两三个据点了。

那就没有莫塔里安什么事情了。

莫塔里安并不会直接要求提丰交出领导权,他并不是他养父那样的专制者,他给他的下属们足够的空间,让他们自己成长,让他们赢下属于自己的荣光。

更何况,他跟提丰是朋友。

最新小说: 熊学派的阿斯塔特 网游:戮神 怪猎:猎人的笔记 全球怪物入侵,开局二郎神护体 什么叫红温型上单啊 末日游戏:我能窥见幕后 魔帝本纪 神农道君 长城守望:我携武庙镇守龙夏 篮球少年,从灌篮炸框开始闪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