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当局者迷(1 / 2)

巴巴鲁斯,南部沼泽,野外荒地。

哈迪斯到达南部的第三年。

.

迷蒙的浓厚白雾婉转,深沉的湿软黑土绵密,天地之间,向上除了白雾,向下除了黑土,似乎再无他物。

在那白雾稍散的空旷空隙中,坐着一个高大的身影——

莫塔里安毫不在意土地的泥泞,径直坐在黑土上,他的左膝上靠着一个昏迷的青年,右膝上则支着手臂,同时挽着自己的巨镰。

他看向迷雾深处,琥珀色的双眸仿佛劈开粘稠雾涛,直望向那个熟悉的人影。

哈迪斯缓缓破雾而出,向下而垂的镰刀仿佛摆渡的船桨,轻轻滑动白雾浪涛,层层涟漪荡起。

在距离莫塔里安还有四米时,哈迪斯停止了移动,面具下的脸歉意地笑笑,随即也直接坐了下去。

“好久不见了,哈迪斯。”

对面的哈迪斯仰头笑笑,还拍了拍自己的膝盖,老友熟悉的动作让莫塔里安暗自放松了一些。

已经三年了啊。

“是啊,好久不见了,死神。”

莫塔里安不喜欢自己的名字,哈迪斯知道,不光不喜欢,其实他十分厌弃自己这个被养父赋予的名字。

所以死亡守卫们都叫莫塔里安“rpper”。

rpper,既是死神,也是收割者,收割麦子的人。

正如莫塔里安本人。

.

.

.

“咋样,南部的解放计划没拖你后腿吧?咱们死亡守卫们可能干了,我就远远地看着啊,那些火炮齐射,瞬间就解除了那些小领主第一层的武装了——”

“嗖嗖——bng!”

哈迪斯伸手乱比划,靠着镰刀杆子,另一只手夸张地从这头比划到那头,画出一道夸张的火炮弧线。

莫塔里安笑笑,他确实也见到了那些火炮的威力了,但遗憾的是,这些威力巨大的火炮不太适合山地作战,它们只能作为平原支援,至于那些在高山之上的山巅——它们就无能为力了。

不过——哈迪斯还是那么喜欢夸别人。死亡守卫,他们确实是莫塔里安的骄傲。

那些英勇奋战的人们啊,那些为了生存而拿起镰刀反抗的人们啊,他们战斗,他们反抗,只为了那个可以不再恐惧的未来。

莫塔里安下意识地低眸去看靠在自己身旁的那名青年,他挣扎着不向命运投降的动作仍历历在目。

他们都是为自己而战的斗士,不是吗?

只是......莫塔里安看向对面还在乱吹的哈迪斯,他似乎现在在讲自己是多么地厉害。

“哈迪斯,你还是不能接近别人吗?”

莫塔里安伸手,似乎想要去触碰哈迪斯周身附近,那层看不见的领域一样。

“哎!别!别别别!!!”

莫塔里安的动作让哈迪斯迅速一个后退,还坐着的他重心不稳,差点翻过去。

大哥,别!

哈迪斯心里冷汗狂流,别人碰一下他的黑域就算了,撑死了让对方恶心一会儿,但莫塔里安要是碰了......

大哥,你别把其他怪东西引过来啊!!!

哈迪斯迅速后退,完全不顾个人形象地蹭着地往后出溜儿。

看见哈迪斯反应如此巨大,莫塔里安反而失落地收回了手,眼里似乎在责怪哈迪斯为什么如此排斥自己......

果然吗,这么久了,当初的三人早已互相远去了吗........

莫塔里安还记得当时他们仨都还很幼稚,喝了酒后笑着在破屋里大谈着要解放人类,彼时的自己夸口说要一直为人类的反抗事业奋战到底,提丰也在一旁起哄说好,哈迪斯则在地上乱爬,边爬边鼓掌。

莫塔里安当然没喝醉,但很明显当时哈迪斯和提丰喝醉了。

“莫塔里安!大哥!我跟着你混!!!我没啥理想!就像找个地儿没事儿涂小人儿玩!”

小人儿是什么?

莫塔里安至今都还有疑问。

但现在......那些快乐而单纯的回忆都远去了,提丰还好,莫塔里安很欣慰提丰也找到了理解他的战友们了。

只有哈迪斯,因为自己的特殊,只能独自行走于人群之外......

等我打败了纳克雷,等到这个星球上没有了压迫,莫塔里安发誓,要帮自己的好友走出这该死的体质诅咒......

.

.

看着对面的莫塔里安明显又又又陷入了沉思,哈迪斯内心慌的一批。

别,大哥,别记仇!!!

“呃.......”哈迪斯挠了挠下巴,“那个......我这种体质会伤到人,我还是不习惯伤到人的那种感觉。”

“而且,我也不想让

最新小说: 篮球少年,从灌篮炸框开始闪耀 魔帝本纪 熊学派的阿斯塔特 全球怪物入侵,开局二郎神护体 什么叫红温型上单啊 长城守望:我携武庙镇守龙夏 怪猎:猎人的笔记 网游:戮神 神农道君 末日游戏:我能窥见幕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