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斩命(上)(1 / 2)

巴巴鲁斯,北部山脉,异形领主纳克雷领地,山巅。

现在。

.

巴巴鲁斯最高的山巅上,毒雾正默默笼罩,旋转,徘徊在此地。

破风声起,半个篮球场的距离,原体仅用了零点几秒的时间便跨过了!

无言的熊熊愤怒燃烧在莫塔里安的眼里,靠着极速冲过去的惯性,他举起手中战镰——

“铛!!!”

“吭!!!”

莫塔里安的全力一击,被纳克雷的巨镰寂灭所挡下,闪耀的火花从两把镰刀的交界处迸发,火花四溅,照耀出莫塔里安眼中怒火,

纳克雷双手持镰杆,用镰杆死死抵住莫塔里安的镰刃。

一时间,一人一异形都在全力对峙,莫塔里安全身发力,扭转镰杆,死死地向下劈镰,脚下坚实的岩石甚至被踏出了深坑。

比起满腔怒火的莫塔里安,全力解下这一劈的纳克雷则更像是在嘲笑莫塔里安的愤怒。

高壮的异形借着莫塔里安的下劈,下蹲收镰,刚刚两者建立起微妙的力平衡瞬间被打破,

莫塔里立刻收力横镰,再往前钩镰,但异形领主纳克雷早知莫塔里安的下一步,收镰之后,它立刻向后撤退跳开,一手持镰,同时一手张开五指,指向对面的莫塔里安。

诡异的黑绿色灵能波动赫然狂暴地攒动在它的指间,

“我可笑的儿子啊!”

灵能波动瞬间暴起,巨大的灵能拨动甚至扭曲了周围的空间!

但对面的莫塔里安却没有再像他小时候那样惊慌了,莫塔里安怒极反笑,

“看来你是真的没有关心过你家孩子这几年在山下到底干了些什么!”

莫塔里安话音未落,纳克雷突然感觉四周的空间突然变得压抑,和亚空间的联系突然变弱,物理世界的法则开始挤压着它。

它手上的灵能在还没有积蓄到它所满意的程度时,便突然爆开,

同时,预判到此景的莫塔里安再次冲身挥镰,直奔纳克雷的项上头颅!

纳克雷被突然的异变惊了一下,但它瞬间恢复状态,莫塔里安的战镰已至身旁,见无法躲避这劈下的镰刀,纳克雷无暇举镰提防,便直接伸手握镰,硬吃下了这一击。

纳克雷的右手直接被砍断,血液四溅,但它也成功挡下了莫塔里安致命的一击。

莫塔里安见优势在他,便立刻乘胜追击,镰刀如雨般挥动,以最快速度,不断攻击着纳克雷,逼它只得连连招架,毫无还手能力。

.

.

.

不对!这场上还有一个人!

还是个不可接触者!

纳克雷此时才意识到自己被莫塔里安摆了一道。

一开始莫塔里安的冲刺并不是因为被它的嘲讽所激怒,而是为了掩护那第二个人的存在!

那个人必定是个凡人,无法直接介入他俩之间的战斗,所以莫塔里安才会为他制造入场机会,待纳克雷使用巫术灵能时便打它一个措手不及。

它大意了!它原以为没有凡人可以站上这山巅的。

纳克雷边与莫塔里安纠缠,边分出一丝心力,仔细寻找着那个它认为是不可接触者的身影。

不可接触者可以屏蔽自身在其它人眼里的身影,而且对于灵能者,这种屏蔽能力则更加强大。

这导致纳克雷无法直接察觉到这个第二个人的存在......

但如果不找出并杀掉那个不可接触者,纳克雷将无法顺利地使用灵能巫术!

它快速地窥视着整场,终于,纳克雷在它的身后右方察觉到,那股令它作呕的气息格外强烈——

在那里!

纳克雷“看见”了!

.

.

“别分心!”

莫塔里安挥舞着的镰刀再至,但已经确定了目标的纳克雷却嘲讽地一笑,再拿断掉右手的右臂硬吃下这一招!

右臂顺滑地在莫塔里安锋利镰刀的下滑落,浓稠的血液恋恋不舍地舔过锋利的镰刃,没有再一次的对抗格挡,纳克雷直接转身大跳,抡满“寂灭”,旋转后劈——

它没办法确定那个不可接触者的最具体位置,只好赌一把,把自己的身后暴露给莫塔里安。

只要纳克雷的下一击能劈中那个不可接触者,只要莫塔里安的下一击杀不死纳克雷,

那么,这场的胜利就是它纳克雷的!

“吭!”

力的反馈突然顺着镰杆传过来了,

纳克雷一笑,它赌对了。

只有当彻底接触到那个“不可接触者”时,纳克雷才能勉强看到这团模糊的人形。

已经被毒气腐蚀地破破烂烂的盔甲正咔咔作响,矮小的身高才堪堪到纳克雷的胸部。

最新小说: 末日游戏:我能窥见幕后 熊学派的阿斯塔特 怪猎:猎人的笔记 什么叫红温型上单啊 魔帝本纪 网游:戮神 全球怪物入侵,开局二郎神护体 长城守望:我携武庙镇守龙夏 神农道君 篮球少年,从灌篮炸框开始闪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