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霖铃 > 科幻灵异 > 战锤:我不要成为臭罐头啊!!! > 37.我不要成为毒气罐啊啊啊!

37.我不要成为毒气罐啊啊啊!(1 / 2)

坚忍号,星际战士个人房间。

现在。

.

哈迪斯——不,现在是何石,他正坐在自己心爱的小书桌前,涂着自己心爱的小棋子。

他放下手里刚刚涂好的30k莫塔里安,伸了个懒腰,他抬头,书桌上靠近墙壁的地方摆着一个不大的展览箱。

何石想了想,顺手从展览箱里拿出了之前网上买的不知道真假的帝皇手办。

他百无聊赖地把这两个小家伙放到桌子上,然后——

那个莫塔里安小棋子动了起来,而且还说话了,

那个小棋子哈哈大笑,然后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拿出一个异形的头,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终于杀了你了!父亲!!!”

帝皇的手办则在不远处默默地看着莫塔里安小棋子,莫塔里安注意到了它,

“你又是谁,陌生人?”

那个帝皇手办突然开始发出耀眼的金光!

“窝嫩爹!”

.

躺在床上的哈迪斯瞬间睁开了他的眼。

好怪的梦!

这是哈迪斯陷入长时间昏迷,醒来后,大脑的第一个反应。

第二个反应则是——

卧槽!!!!

随着自主意识的清醒,改造完全的身体机能也全部开始以正常功率运作。

而最先令大脑接收的,就是对周围环境的感知。

一股气味直冲哈迪斯的灵魂深处!

就像是超超超强版柠檬+薄荷+甘草+加强版浓缩消毒水+加强版八四消毒液混在一起,然后扔到冰窖里冻成那种漂浮着冰块的冷水,然后再兑上陈醋+辣椒水+超浓缩酒精+氯水,再扔进冰箱里冻到刚刚好,

然后,将这股东西一股脑地塞进压缩泵里,用高压水枪,怼到哈迪斯的肺管子里,开到最大功率!

哈迪斯感觉自己的脑子要被这股气息给搅烂了。

他下意识地猛然坐起,止不住地剧烈咳嗽着,一只手捂住自己的口鼻,另一只手则扼住自己的喉咙。

“咳咳咳.....咳卧.....咳咳咳......槽”

平心而论,巴巴鲁斯是个充满了毒气的世界,这里分为,高毒,中毒,和低毒,但根本没有“无毒”这个选项。

就像是一个人一直处在一个有怪味儿的环境里,然后把他的嗅觉灵敏度提高个一百倍,再把他扔进干净的空气里,这是个人就受不了。

而哈迪斯目前就是这个情况。

即使昏迷时自己吸入的都是干净空气,但当大脑皮层开始活跃,自主意识苏醒后,一上来就接收如此不同的环境信息,让哈迪斯一时间出现了强烈的应激反应。

“咳咳......咳咳咳咳......咳!!”

一只大手伸了过来,手上托着一个球形的香炉,简单雕刻镂空的黄铜色泽的香炉上,刻着几句巴巴鲁斯语——

“生于毒域,噤于瘴地。”

一股熟悉的,温和的,令人着迷的,家乡的气味从那个小香炉里缓缓飘起。

那只苍白瘦削,宛如白骨一般的手把这个可爱又迷人的小香炉递到了哈迪斯的身旁。

“咳咳咳......咳...谢...咳咳咳......谢!”

刚刚从漫长的昏迷中醒来,被清新的空气强制开机,冲地头昏脑胀的哈迪斯毫不顾忌个人形象,一点不客气地抢过了那个小香炉,然后把它怼到自己的鼻子上。

温馨的,带着热气的柔和气息立刻冲淡了那股刺激又冰凉的空气。

哈迪斯抱着小香炉猛吸了几口,先把刚刚的刺激感觉对冲掉。

然后,他又强制放慢了因为自己刚刚应激,突然变得急促的呼吸,改造完全的身体当然忠诚地执行了大脑给的命令。

平稳......平稳......烟气缓缓地从镂空处成小流飘出。

终于,哈迪斯平静了下来。

他抬头。

.

哈迪斯目前身处于一个空旷简洁的房间里,房间不小,天花板也比巴巴鲁斯上一般的房子都高,一个高大的工作台摆在墙壁旁边,上面摆着一些基础工具,墙壁上则整齐地挂着一些武器。

至于哈迪斯,他穿着简单的常服,目前正半坐在一张简洁的床上,除了一个长方形的枕头外,没有被子。

房间里的温度也正好,用不上被子。

而房间之中......最吸引哈迪斯的存在,必然是刚刚递给他香炉的那位了。

高大的原体正坐在一把以他的体型来讲,略小的椅子里。

莫塔里安没有穿甲,只是身着简易战斗常服,灰色的披风垂于地面,黯淡的苔绿色上衣被深褐色的皮质条带束住,银白色的卡扣偶尔点缀在条带上,闪闪发光,打破他

最新小说: 篮球少年,从灌篮炸框开始闪耀 魔帝本纪 熊学派的阿斯塔特 全球怪物入侵,开局二郎神护体 什么叫红温型上单啊 长城守望:我携武庙镇守龙夏 怪猎:猎人的笔记 网游:戮神 神农道君 末日游戏:我能窥见幕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