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混乱之前(1 / 3)

最新网址:【皇帝到底想要什么?】

大大小小、高高低低的棋子林立,康拉德微微皱着眉,摆下一子。

他对面的福根立刻跟上,棋子们行动的速度越发快速,如连绵的暴雨般连缀,

【祂……】福根哑然,【我认为祂会旁观,或者间接介入棋局,你知道祂的谨慎。】

【我并不在乎祂在做什么,】

康拉德嗤之以鼻,他摆放棋子的手臂几乎快出残影,不破防线上盘踞的碎骨者,以闪电般的速度开始朝着欧克塔琉斯腹地进军,

而另一边,欧克兽人与泰伦们的战斗刚刚告一段落,两支庞大的舰队残肢在虚空中混乱地飘荡着,化作太空垃圾。

【我是问,祂旁观这件事,介入这件事,又是因为祂的一时兴起?!因为祂的一时兴起,祂究竟玩弄了多少事?】

福根摆放下他的棋子,欺诈者盘踞在碎骨者一旁,星神的能力切断来自亚空间的视线,

下层棋盘也并不太平,欧克兽人的神明冲进了花园,这意味着祂们暂时无法朝着自己的子嗣投下太多的视线了。

诡谲的是,怪物所组建的绿皮帝国,反而反向兽人们的神明提供了在花园内横冲直撞的力量。

康拉德摆下一子。

灵族在花园内跳起舞,死亡守卫的身旁燃起烈焰,花园里热闹非凡,三环环环相扣,互相怨恨、互相诅咒、互相扭曲。

【我想祂这次有所图谋。】

福根谨慎地说道,他颔首看向碎骨者的部队,这支部队如同利箭般穿过了残存泰伦与绿皮们的战场。

【那是“怪物”,】

福根说,

【这个银河间独一无二的存在,拥有强大的力量,皇帝不可能不行动。】

两支绿皮部队第一次碰上了,两个原体看见碎骨者与欺诈者之间出现了分歧,

看起来冥地帝国的绿皮们为碎骨者提供了重连它们神明的渠道,欺诈者开始落入下风,有句老话,永远不要把绿皮当傻子,

【祂要……】

康拉德双目一眨不眨地盯着欺诈者碎片的棋子,现在他的黑目看清楚了,看得非常清楚,欺诈者上有着皇帝的印记,祂们之间进行了交易。

除了奸奇,这个银河间亦存在着喜好玩弄命运与诡计的存在,星神欺诈者,灵族笑神西高奇,当然,还有……皇帝。

但除了皇帝,它们的计谋或许都远远逊色于奸奇。

怪不得他们操纵的棋盘上会出现欺诈者的棋子,按照常理,这种强大的存在不会被棋局所模拟,棋局无法检测到它们的存在,除非它们主动暴露,

……问题是,皇帝与欺诈者之间到底做了什么交易?为什么欺诈者要去找怪物?这跟皇帝又有什么关系?

康拉德缓缓举起一只手,他用手比作一把枪,指节分明,抵向他的额头,

【皇帝要……】

原体比划了个开枪的手势,

【杀了它?】

福根沉默着,原体看起来在沉思,他看向那個逐渐沦陷于黑暗与永寂的绿皮星球,

【我不清楚,】

福根说,

【对于皇帝来讲,这是最下策。】

原体手上的肌肉不安地小幅度抽搐起来,

【还有一种可能,】

福根的语气逐渐低下去,

【祂是皇帝,皇帝是驱使他人为工具的上位者,祂现在或许想要一把好镰,一把……】

福根咽了口唾沫,星神是可以进行记忆覆盖与人格夺舍的,

【一把可以为祂带来寂灭与终末的黑镰。】

康拉德不说话了,在意识到马卡多或许可能想要干什么后,夜之主的脸色难看地可怕,

【祂?】

科兹嘶嘶地说道,

【祂希望驱使一个,作为亚空间生物,看一眼就会噩梦一生的梦魇?祂能克制住祂的本能?疯子,祂不会……】

康拉德难以置信地说着,紧接着原体像是想到了什么,康拉德仰起头,咯咯笑起来,

【我知道了,】像是要说什么好笑的事,康拉德抬起他的手,撩起宝链,

【我知道了,人类之主当年也是如此驱使怪物的——祂不过是在重复——!!!】

福根叹了口气,他平静地擦掉了溅在他脸上的血。

【谨言,】福根说,【我的兄弟。】

福根垂眼,棋盘早已被原体爆开的内脏碎片所弄脏,血淋淋的,模糊了棋局。

——————————

“联系不上我主了。”

临时逃出战斗月亮爆炸余波的小船内,摘下头盔的布莱克,心如死灰地说道,

【早有预料。】

布莱克腰间的红色石头闪了闪,

最新小说: 熊学派的阿斯塔特 怪猎:猎人的笔记 全球怪物入侵,开局二郎神护体 长城守望:我携武庙镇守龙夏 篮球少年,从灌篮炸框开始闪耀 末日游戏:我能窥见幕后 网游:戮神 魔帝本纪 神农道君 什么叫红温型上单啊